深港通标的华谊腾讯娱乐(00419.HK):腾讯+云峰+华谊,坐一起只为了斗地主?

最近新增的深港通标的中,有一个全市场名字最性感(没有之一)的股票,叫做华谊腾讯娱乐(0419.HK)。

华谊兄弟和腾讯,哪个不是“掷地有声”?除了这两个,翻开华谊腾讯现在的主要股东名单,还有另外一个也是大名鼎鼎的人物——马云。去年底,当时还叫中国九号健康的0419传出要定增的消息,为首的收购者就是出资1.9亿港元的华谊兄弟,共同联手的投资方还有“两马”:马化腾的腾讯和马云发起的云峰基金,一共斥资5.47亿元,组团成为了公司的控股股东。

深港通标的华谊腾讯娱乐(00419.HK):腾讯+云峰+华谊,坐一起只为了斗地主?【格隆汇】

但是之后,市场上就鲜有华谊腾讯娱乐的消息,

行业性感,股东性感,入选深港通

这个含着金钥匙的“小少爷”,在一众深港通的标的里显得特别低调,任外界如何喧嚣,一直静静地呆在那里。

0419的“多变”身世

但在华谊、腾讯和马云入局之前,0419的身世就已足够话题性,要用一个词来概括的话,那就是“多变”。一个是经手人多变,曾经在高振顺、董平、田溯宁和袁海波手中流转;一个是名字多变,“友利控股”、“华亿新媒体”、“华亿传媒”和“中国九号健康”都是其曾用名;由此而来的自然就是业务也经历过许多变化。

0419以前的名字为“友利控股”,曾属于香港“壳王之王”高振顺,也是“文化商人”董平在操刀文化中国(阿里影业前身)之前的另一桩资本力作。那时,董平还是当时内地最大传媒集团北京保利华亿传媒的控股人。保利华亿原本是保利文化于2003年和影视制作公司北大华亿合资成立的,希望通过资源和业务整合之后在A股上市成为自己的上市融资平台,但最终并没有如愿。05年,友利控股宣布用新股收购保利华亿媒50%的间接股权,等于是保利华亿拥有了友利18.14%的股权。

不过董平虽然在高振顺手中接下了这家“壳公司”,不过不久之后就又转手给了田溯宁的宽带资本,后改名为“华亿传媒有限公司”。在转手之前,0419主要的收入来源为旅游卫视带来的广告收入,外带部分的电影和电视剧业务收入。田溯宁接手后,除了通过收购进一步扩大媒体广告收入之外,也扩大了电视电影业务,比如和上海文广合作,还有先后投资了明星云集、话题性十足的《十月围城》、《雪花秘扇》和《山楂树之恋》。

没过几年,0419就再一次转手,卖给了袁海波(曾任北大青鸟集团高级副总裁)。09年底,华亿传媒公开发售的23.875亿股被李泽楷和李东升在内的投资者认购,又给IDG单独配了20.2亿股。IDG资历最老的创始合伙人,人称“创投教父”的熊晓鸽进入董事会。

袁海波是2010年8月被任命为董事会主席的。接手之后,他暂停了对电影的投入,出售了一部分的广告代理业务,只留下旅游卫视的广告业务,并先后往里面装了物业和高端高尔夫休闲度假场所“北湖九号俱乐部”。然而到了2013年,袁又决定把公司转为大健康方向,公司再次更名,变为“中国九号健康”,在董事会成员基本保持不变的情况下改变公司业务的整体方向,出售物业,留下了“北湖九号俱乐部”作为其健康业务的一个线下分部,同时开拓了线上健康管理的云端服务平台,变成了早期的互联网+概念股。但是,成绩一直不算太理想。

到了2014年,公司重启对电影的投资,2015年,出售了俱乐部,改为租赁营运模式。

由于有过供股历史,09年以来有过好几次发行换股权和配股,还有盈利不派息等,都让0419披上了“疑似老千股”的外衣。2015年华谊兄弟等三方发布公告宣布正式入股之前,早在8月份就传出9号健康打算配股和股本重组的消息,但是9月份时港交所认为认购完成之后会有可能变成现金公司,交易一度搁浅(怎么样,这个高度相似的故事是不是让你想起了也是差不多这个时候易主的邵氏兄弟?)。

在降低配股集资额之后,12月份,便传来了前文提到的华谊兄弟和“二马”携手入股的消息,0419再次易主,2016年5月份完成改名,为“华谊腾讯娱乐”。根据2016年半年报,华谊兄弟持股18.17%位主要股东,腾讯持15.68%为重要战略股东,马云的云峰基金持股5.13%。

历经曲折,大佬们终于纷纷入座:能够把华谊兄弟+腾讯+马云,这几个股东拉到一家公司,本身也看出了公司高人不少的资源整合能力。但未来要看的,应该还是最主要股东华谊兄弟的诉求?

华谊兄弟曲折的“国际化道路”

华谊兄弟,这个由王忠军、王忠磊兄弟俩打造出来的娱乐帝国,作为新中国最早进行商业化电影制作的民营电影公司之一,知名度和地位之高在国内有目共睹。其打入电影界的《没完没了》和《鬼子来了》都可算是国产片的经典,之后频频与冯小刚合作的贺岁片更是至今仍被广大观众津津乐道的作品。在传媒产业的许多领域,如电影、电视剧、艺人经纪、唱片、娱乐营销等都成绩斐然,它也是国内首家获准公开发行股票的娱乐公司。

然而,华谊兄弟一直有一个心病——它缺少了“国际化”这条腿。

所以它一直都在尝试找到一条合适的,能让它走上国际化的腿,但是这个过程却充满了曲折。

2011年,其与传奇影业,传奇娱乐旗下的一家美国电影制片公司达成协议,在香港合资成立了一家影视制作公司——传奇东方,华谊兄弟持有其10%的股份,原计划从2013年开始每年制作一到两部面向全球观众的电影,华谊兄弟负责这些影片在中国的发行。但是,这次合作最后可算是不欢而散:本应13年就开始制作的影片迟迟未有消息,一直到了15年,传奇东方投资的第一部电影《长城》宣布开拍,合作方有乐视影业和中影股份,但是无论是投资方还是在中国的发行方都没有华谊的身影。

当然,华谊并没有就此放弃。14年3月,华谊兄弟曾发布公告称,将组成一个投资主体,合计向美国华纳影业前总裁杰夫·罗宾诺夫(Jeff Robinov)创办的Studio 8公司投资1.2至1.5亿美元,但是谈判一直没有突破,等到6月份,“不差钱”的复兴国际忽然宣布,已经和Studio 8达成投资协议,华谊兄弟本以为板上钉钉的大买卖最终在被“截胡”。

无奈之下,华谊兄弟于同年9月宣布在美国设立全资子公司Huayi Brothers Inc.(US)(以下简称华谊(美国)),15年3月为了更好地运营具体项目,又在特拉华州设立全资子公司Huayi Brothers Pictures LLC(以下简称“华谊美国项目公司”),几乎同一时间,华谊兄弟宣布和那时刚成立了一年但颇有实力的STX娱乐签订了3年合作18部电影的协议。

当然,这和王忠军理想中的“国际化”状态还有一大段距离:“我期待着中国的娱乐公司能真正从资本、产品等各个方面全面掌控一家海外公司才叫国际化,参股都不能算国际化。

所以成功拿下0419,算是华谊兄弟终于了了多年来的一桩心愿,也使它成为了国内首家同时登陆大陆和香港资本市场的综合性娱乐集团。

而且,在香港主板上拥有一家上市公司,对其也有着历史性的战略意义,因为这代表着华谊兄弟将真正进入国际资本市场,终于可以构建在在海外投资并购、海外资源整合的重要平台。而0419这些年来历经变换,但是一直没有放弃媒体业务,虽然中间断过电影投资,但也不是特别久。从这个角度来看,0419和华谊兄弟也算是“有缘”的“难兄难弟”了,自然一拍即合。

华谊兄弟的窘境

华谊兄弟在拉腾讯入局时就向腾讯保证过,自己这番入局肯定不是为了“炒股赚钱”,而是真的想要好好干的,从而才说服腾讯联合出手。

收购完成之后,华谊和腾讯两家的娱乐内容的国际业务都有了整合平台,公司业务改为发展线上线下以及新媒体业务。今年3月份,华谊腾讯收购了发行过大热剧集《来自星星的你》的韩国HB娱乐的22.22%股权和2.33万股可换优先股,如果可换股优先股悉数兑换,华谊腾讯对HB娱乐的股本就会扩大到大概30%。有了这个公司,华谊腾讯“搬运”欧洲和好莱坞的电影就多了一个中转站,按照王忠军的说法,转到国内之后,便可以“由华谊和腾讯一个线下一个线上两个平台进行分销”了。根据腾讯已有的庞大网络用户基础,这一次华谊与之合作充满了盼头。

然而今年华谊兄弟的日子过得并不太舒坦。这几年华谊兄弟对外频频进行大手笔的收购和投资,大大小小的并购案例多达十多起,而且覆盖的行业非常多,包括游戏、房地产、互联网软件等。进入2014年之后,明星参与资本运作风气渐盛,纷纷成立了自己的工作室,华谊兄弟也先后花重金去“绑定”这些影视人才,比如去年分别花了7.56亿和10.5亿买下包括李晨、冯绍峰、Angelababy、郑恺的东阳浩瀚和冯小刚的东阳美拉就是其中两例。

然而今年华谊兄弟在自己的老本行电影上的成绩并不算亮眼。由于叶宁的关系,华谊疑似遭到万达的“封杀”,华谊投资的《摇滚藏獒》和前不久闹得沸沸扬扬,现已5亿保底无望的《我不是潘金莲》在万达院线的排片率都非常低,票房也不甚理想。发行方面也有点儿干不过后起之秀光线传媒。特别是光线传媒最近用1900万引进的《你的名字》,现在上映9天,票房已达4.39亿,相比之下,华谊的成绩越显平淡。

频繁的收购虽然使华谊兄弟的资产比两年前扩大了一倍有余,但也给它带来了一个大问题,就是“缺钱”。根据2016年3季度报告,华谊兄弟的长期借款和短期借款总共为16.17亿元,资产负债率为48.37%。前文提到的入股Studio 8不成被复星中途“截胡”,也有说法认为是因为华谊“差钱”了。而无独有偶,“缺钱”的问题也让华谊兄弟最近收购英雄互娱失败。

华谊兄弟早在15年就花19亿就收购了英雄互娱20%的股权,不同东阳美拉,英雄互娱实打实地为华谊兄弟创造了可观的收益。其在2016年上半年的影业收入为3.77亿元,净利润高达57.56%,为华谊兄弟贡献了4129万元的投资收益,占华谊兄弟上半年净利润的11.5%。英雄互娱可以说是国内移动电竞的“领头羊”角色,15年底牵头成立中国移动电竞联盟。

现在电竞已经作为一项拥有强受众潜力的体育竞技赛事兴起,移动电竞作为电竞的其中一个分支,自然也受着各方关注。英雄互娱和一年前相比,估值早就增长到150亿,比华谊兄弟首次收购其股权的时候增长了近60亿。而就在华谊兄弟发布打算对英雄互娱进行重大资产重组的公告后,英雄互娱就接连发出“2016HPL比赛圆满落幕”、发布多款移动电竞的手游新作等新闻,似乎再一次向华谊兄弟证明这自己的价值远不止于此。两周过后,华谊兄弟宣布终止收购英雄互娱。

所以现在,华谊兄弟在电影行业的优势已不再像以前那么明显,想要进一步涉足游戏新兴的领域也受阻,近几年收购的各行各业的资产,现在看来似乎也并没有为华谊兄弟带来质的提升。

所以,如何利用好0419这个平台,或许是华谊兄弟未来的突围之点?

否则,不单对自己不好交代,对一起“搭伙”的腾讯与云峰基金,也没法交代吧?

要和大佬们站在一起吗?

那我们回头再来看看华谊腾讯娱乐(419.HK)。

作为华谊兄弟在香港资本市场上的代表,华谊兄弟在资金上遇到的困难,肯定会对其业务的开展造成一定影响。收购刚完成时,0419曾声明将和不具名的美国电影制造商合作,制作10部真人电影,项目投资达4700万美元。还打算和一个美国动画公司合作,制作三部动画电影,初步投资为2400万美元。那接下来华谊腾讯娱乐要怎么筹集这笔巨大的投资金额呢?而且,随着国内电影市场冷静期的到来,电影的回报率下滑,热钱退潮,观众的要求也更加苛刻,今年的电影市场,好莱坞作品也并没有讨到太多巧。这些投资砸进去,未来的收益率如何?至少现在看来是存在不确定性的。

九月份的时候,华谊腾讯娱乐曾宣布拟以8000万人民币收购保利华亿另外50%的股权,不过现在暂时未有后文。它未来又会有什么样的动作?会不会创造让人欣喜的成绩?只能说,现在还需要慢慢等待。

但我们需要知道的是:这家公司属于典型的大佬布局概念,而且不是一个大佬,是一帮大佬,其中腾讯与云峰某种程度上是竞争对手,其实极少坐到一起合作的

但他们确实在这家叫“华谊腾讯娱乐(419.HK)”的台子上坐在了一起。

他们坐一起,不外乎三种可能:

1、吃饱了撑的没事干了,坐一起凑一桌,开始斗地主、打麻将;

2、合谋,用各自品牌,从市场骗点钱;

3、合作,用各自资源,在大娱乐行业做点事。

打麻将基本不可能。阿里与腾讯,外加华谊,三家品牌绑一起,去骗点小钱的概率也应该很小。要骗,也一定要往大了骗

从这个角度看,这家目前才65亿港币市值的公司,很类似一个PE项目:其中VC轮,华谊+腾讯+云峰,三大巨头联手进入。现在,我们要考虑,参不参与它的A轮融资?